文化寻踪

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文化寻踪 >

忠贯皦日 计安生民

来源:未知     作者:宿迁西楚文化节   2017-07-08

  

  

  青山村陈氏宗谱里的陈宜中画像

  

  

  青山村陈宜中纪念馆里的陈宜中塑像

  

  

  龙湾区青山村宋左丞相陈宜中纪念馆

  上周五,在我市龙湾青山村,温籍名臣、南宋左丞相陈宜中纪念馆建成开放,红窗灰瓦,大门正门处矗立着陈宜中的铜像,里面陈列着陈宜中的史料与图片,纪念馆兼为陈氏大宗祠堂与该村的文化礼堂,整体建筑高三层,颇有气势。作为一位饱受争议的历史人物,陈宜中的所作所为,再一次受到当代人的关注。文化周刊特刊登文章,介绍他是如何成长为宋末丞相的。

  ——编者

  陈道纯

  陈宜中,字与权,温州人。据《永嘉陈氏世德碑》记载,陈家“世为温州人”,为“永嘉著姓”。多种族谱资料均指陈宜中祖上由福建迁温州。陈宜中的祖父陈景彥、父亲陈春资,都饱读诗书且乐于助人,在乡里很有名望,但又安贫乐道,不走仕途,一心教书育人。因此陈宜中小时候家里很穷,但他与弟弟陈自中都得到很好的教育,从小显示出众的才华和远大的志向,后来都成为进士和忠臣。

  陈宜中十来岁时,祖父因欠钱被拘押,让陈宜中到当地富商葛宣义家借钱。葛家发现这孩子前途无量,便将女儿许配给他,并资助他继续求学。后来,陈宜中上了太学,成为国家重点培养的人才。陈宜中与葛女成婚的时间在1262年进士考试之后。

  名列宝祐六君子

  在太学,陈宜中关心着国家的命运和民众的疾苦。宋理宗宝祐四年(1256)十一月,陈宜中、刘黻等六位太学生来到皇宫前,联名上书控告奸臣丁大全的罪行。丁在当时权倾朝野,连宰相也受他欺负,百姓和大臣都敢怒不敢言,因此陈宜中他们是冒着极大的危险。丁大全大怒,把他们开除学籍,押送外地监管,并立碑禁止太学生议论朝政。而知识界和社会却给他们以极高的赞誉,称六位太学生是“六君子”。陈宜中被流放、拘押的地点是江西的建昌(今南城县)。

  这位权倾一时的丁大全没过几年就倒台了。宰相吴潜等奏请让六位太学生回来,参加进士考试,皇帝下诏让他们可以免经省试直接赴京。景定三年(1262),陈宜中廷试第二而中进士(榜眼)。

  主政福建得民心

  金榜题名之后,陈宜中由绍兴府推官、户部架阁、秘书省正字、校书郎一路上升,四年后官至监察御史。宋度宗咸淳三年(1267)任国子祭酒,四年(1268)任浙西提刑,五年(1269)起先后任崇政殿说书、礼部侍郎兼中书舍人。咸淳七年(1271)以显文阁待制出知福州兼福建路安抚使,也就是福建和福州的最高军政长官。

  陈宜中主政福建才一年四个月,但《宋史》却评价他“在官得民心”。这从他的一篇奏折《请禁盐法抑配之害札子》里可以看出。陈宜中在札子中指出:不法官吏与地方恶势力勾结,假借盐业专卖制度实行强买强卖,盘剥、欺压百姓,导致“民不聊生,惟各待死”,危害极大,要求予以禁止。陈宜中出身贫寒之家,很能了解底层百姓的疾苦,能抓住影响民生最切、百姓反应最烈的问题,雷厉风行予以处理。难怪方逢辰在《送物与陈宜中丞相书》中,说陈宜中主政“视时聚散,使民免于饥”,“庶几轻生者少,远罪者众”。而牟巘在《贺刑部尚书陈宜中启》中,也说陈宜中主政福建是“十乘惠临,七闽苏醒”。而《癸辛杂识》还记录了陈宜中主政福州时主持剿灭一股海盗的情况,可作为“得民心”的又一注脚。

  咸淳八年八月,陈宜中升宝谟阁待制,随后任刑部尚书;十月,兼任给事中。咸淳九年(1273)九月,任吏部尚书兼同签书枢密院事。咸淳十年(1274)十月,任签书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。德祐元年(1275)正月,升同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(副宰相)。此时年仅四十岁上下。

  而在参知政事任上,陈宜中针对贾似道芜湖溃师,采取紧急处理,快刀斩乱麻,多种措施并进,收到扭转危局的效果,为朝廷所肯定(《赐左相陈宜中勉谕造阙诏》)。因而“在官得民心”应当是对他多年来担任多种不同职务的概括。

  制止贾似道迁都逃亡

  陈宜中出生和成长的年代,蒙古铁蹄已横扫欧亚,并占领我国北方与西部,沿汉水、淮河一线与南宋形成对峙。咸淳九年(1273)正月、二月,襄阳、樊城作为南宋最重要的前线要塞,分别失守,使宋军退守至长江一线,南宋的处境更加危险。这年六月,担任刑部尚书兼给事中的陈宜中率先上奏朝廷,上海福彩网要求给襄、樊之战中出身低微而奋勇抗战直至为国捐躯的牛富重奖,又要求将怯懦逃遁、对襄樊失守负有重要责任的范文虎处斩,表达了陈宜中坚决主战的立场。

  咸淳十年十二月,鄂州陷落,宋廷命贾似道督师抗元。贾似道任太师、平章军国重事,位在左右丞相之上,是最高级别的官员。德祐元年(1275)正月,他做了求和、逃跑两重打算,然后驻师于芜湖附近江面。二月,求和不成,打得不顺,一些州郡投降了,未等敌军靠近,贾似道就带头逃跑,13万大军瞬时溃散,形成兵败如山倒的局面,敌军沿长江一路追杀,直指临安。贾似道又派人通知“迁都”,想让朝廷跟随他逃亡。

  此时,留在朝廷主政的左丞相王爚、右丞相章鉴都已不知去向。扭转危局的重担落在了参知政事陈宜中的身上。陈宜中主政采取了一系列措施:1、乞诛似道,制止溃逃;2、号召各路兵马勤王,保卫临安;3、组织溃散的军队重新集结;4、废除贾似道时期一切不体恤民情的弊政(公田、市舶、茶盐等),放还被流放贬职的人;5、奖励积极抗战的军民;6、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参加救亡。

  这些措施收到了稳定局面的效果。贾似道罢268全讯网官治罪,溃逃被制止。郢州守将张世杰带领队伍率先到达临安,缓解了元军对临安的直接威胁。溃军重新集结,在临安周围形成了一支17万5千人的武装力量,使宋廷有能力组织主动的抵抗,并发动后来的焦山之战。抗元救宋的氛围重新高涨。

  两次辞任右丞相未果

  陈宜中的作为得到朝廷的充分肯定。德祐元年(1275)三月初,升特进、右丞相兼枢密使,朝廷在诏书中赞以:“知仁勇之资,治国家而有裕;刚大直之气,塞天地以无疑。”“赞雷厉风飞之决,宗庙再安;开否消泰长之机,纪纲一正。”“定众志于缀斿之际,回治象于惊涛之冲。”“忠贯皦日,未尝言房、杜之功;计安生民,将欲复文、武之境。”

  而陈宜中并没有升任宰相的喜悦。他连写了两份辞呈(未获朝廷批准),第二份《辞右丞相奏》说:“臣一介朴愚,不喜矫饰,此番出位,奉行陛下如神之断,将顺陛下如天之仁,实出于爱君忧国之血忱,非有一毫倾人利己之私念。高天厚地,实所鉴临。今若许臣以旧官备位,人犹谓臣无所为而为之,可以少逭清议。若不先不后,于此易变恩荣,公论无情,何所不至。或谓臣乘时倾(贾)似道而夺其权,或谓臣拱手不留臣鉴而据其位,臣既无面颜立于百僚之上,亦安能复有精神念虑,能为陛下宣一日之劳哉。”他说自己所为,都出于国家的需要,若就此升任右相,人必责我劾贾似道是为了夺权,在浓烈的舆论氛围下,我还怎能履行职责,为国家效力啊?

  陈宜中的顾虑并非多余。这种谴责之声不仅当时就有,而且数百年来为众多史书作者所延续。他们不是从当时的局面来分析决策的必要性,而是凭惯性思维来做揣测:劾似道,为了夺权;不劾似道,乃包庇同党。其实若不停止贾似道权力,必得按其指令迁都逃亡;在此兵败如山倒的局面下,逃亡意味着灭亡,还何以重聚人心,挽救危局?实际上陈宜中《劾贾似道札子》写得十分诚恳,他首先肯定自己得过贾似道的提拔重用,对贾似道此前的误国行为有劝阻不力之责,因此首先奏请对自己或杀或逐,而后才奏请正贾似道误国之罪以谢天下。

  本文图片由龙湾青山村陈宜中研究会提供。




相关文章


·上一篇:欢乐的梅坦拔马灯节
·下一篇:谛闲法师与雁荡山
友情链接: